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004 ...

  •   半夜,秦娇突发高烧,医生预想的最糟的情况出现了。
      
      秦娇被匆匆送往急救室,看着急救室上面再次亮起的红灯,宋玉娥再也控制不住,痛哭出声。这次连秦老爷子也控制不住,沉着脸色走来走去。
      
      秦昭看着父亲怀里痛哭的母亲和奶奶,和急救室的红灯,脸色铁青的说了句,“我不会放过李双双和李家的”。
      
      秦卫民听到儿子的话,低声斥道“秦昭,慎言。”虽然秦卫民口中这么说,但眼中的暴怒,却是怎么也遮不住。
      
      好在,秦娇的病情终于在天将亮时,终于得到了控制。
      
      折腾了一夜,得到消息匆忙赶来的方淑云,看着病房里眼红发乱,神情疲惫的众人,连忙过去扶住秦老太太。
      昨晚她在医院值班,并不知道消息,还是今早下班回家看到桌子上秦卫国留的字条才知道这件事,连忙又匆忙赶来。
      
      “妈,折腾了一夜,您赶紧去休息一会吧。”一旁的宋玉娥听见连忙说“妈,是我不对,您和我爸受累了,您和爸赶紧去休息吧,”
      
      老太太起身摆了摆手,“娇娇昨晚那样,我和你爸也没法安心休息,好在现在稳定了,我和你爸先回家,老了老了,这点小事,身子骨都要熬不住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妈,您和我爸年轻着呢,娇娇醒来要是听见您这么说,肯定要闹着不依的”方淑云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是的,是的。娇娇最是孝顺不过了。”秦老太太笑道。
      “行了,赶紧走了,回去歇歇再来。”一旁的秦老爷子催道。
      
      “爸妈,我送你们回去”,一旁的秦卫民赶紧起身。
      
      “行了,让秦昭送他爷奶回去,玉娥,你也顺道回去休息会。”方淑云接着道。
      
      “大嫂,我…”
      
      “行了,就按你大嫂说的来,你正好给娇娇带点换洗衣物来。”
      “知道了,妈。”
      
      送走秦老爷子等人后,方淑云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秦娇,苍白着一张小脸,平时脸上总是红润润的气色,现在一丝血色也无,心里也是心疼极了。
      
      她就一个儿子,平日里疼娇娇也是入了心的。
      
      “卫民,你去旁边床上躺一躺,我守着娇娇。”
      
      秦卫民想了想,后面还有好多事,现在娇娇情况也稳定下来了,大嫂一个人守着就行,便也不推脱。
      
      “行,那麻烦嫂子了。”说完就去秦娇旁边的床上躺下了。
      
      不得不说,在什么时候特权都是存在的,哪怕现在人人风声鹤唳,自顾不暇。
      
      就这样秦家一家子轮轮换换守了两天,在众人心情越发沉重的时候,秦娇醒了。
      
      秦娇一睁眼,旁边的秦昭就立刻喊道“娇娇?”
      
      然后大家纷纷走到床前。
      “娇娇,你感觉怎么样,快跟奶说。”
      秦娇眨了眨眼。
      “娇娇,你吓死妈妈了”。
      秦娇又眨了眨眼。
      “娇娇,你…”
      
      这次秦娇开口了“你们是谁?”许久未开口,嗓子果真有点嘶哑。秦娇话音刚落,整间病房安静了。
      
      “娇娇这不会是…不会是…摔坏脑袋了吧”,秦昭愣愣的说着。
      
      “会不会说话!快去叫医生来”,秦卫国手随话起,一巴掌打在了秦昭背上。
      
      此时,秦昭也顾不得和他大爷顶嘴,转身往医生办公室跑。
      
      一会功夫,秦娇的主治医生便出现在了病房。
      
      “王大夫,您看,我家秦娇醒来好像不认人了,这…”秦卫民上前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不急,我先看看”。
      
      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,泠潋知道,这个“大夫”大概就相当于药师了。
      
      只听他接连问道“头还疼不疼?”“有没有晕眩感?”“知不知道周围这些人是谁?”“还记不记得以前的事?”
      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,王大夫基本也确定了病情。
      
      转身冲着周围急吼吼的众人说道“估计脑内有瘀血或者神经受到了损伤,导致失忆,现在国内条件根本没法确诊。
      
      但她现在醒过来估计应该没有很大的危害,治愈失忆是暂时性还是永久性,得通过后续观察再确诊,这个多以温养为主。
      
      可以尝试提一下病人过去的事情,但不建议过度,否则容易造成二次伤害,对病人恢复有碍,你们还是多注意。”
      “行,多谢大夫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应该的,职责所在。”王大夫说着也走了出去。秦卫民和秦卫国忙起身相送。
      
      “娇娇,记不记得,我是妈妈。”宋玉娥边说边想落泪,又怕吓着孩子,只能强忍住。
      
      但心里却是难受极了,她的娇娇一出生便是众星捧月,从小娇娇的养大。现在却是受了这般大罪,真的是让她剜心般的疼。
      
      “妈妈?”泠潋说着心里在想,估计这个“妈妈”就是母亲一样的称呼。
      
      “我不记得了。”众人听着秦娇这般说着,心里都不是滋味。“行了,娇娇福大命大,以前的事都不准提了,忘了就忘了,说不得是好事。谁都不准刺激她!”老太太一句话便定了众人的心。
      
      说完,老太太向前,便摸着泠潋的手,边说道“孩子,你叫秦娇,是我们秦家的宝贝,这次意外受伤,磕到了脑袋,忘记了以前的事,但你别急,忘了就忘了,凡事要往前看,我们都是你最亲的人,有事一定别自己闷着,跟我们说,咱们那,是一家人。”
      
      泠潋一听,便知道这个老妇人是个极有智慧的人,对这秦娇也是真的疼入了心,她的话里处处都在安定秦娇的心。
      
      “这是你爸爸,这是你爷爷,这是你大爷大妈,这是你亲哥。我是你奶。”边说老太太边轻抚一下泠潋的手”。
      
      “你大爷家有个哥哥,在上学,并不在这里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还有一个姑姑,还有许多其他的亲戚,以后奶再跟你说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啊,是奶的宝贝。”老太太边说眼里也盛满了笑意。
      
      通过老太太的话语,泠潋知道了爸爸就是父亲,大爷大妈就是伯父伯母。
      
      泠潋冷眼瞧着,这一家子都也是真心疼爱她这原身。
      
      她毕竟不是真正的秦娇,不知道原来的秦娇过去的事,她可以糊弄一时,但是时间长了肯定会漏出马脚。
      
      她思前想后,只有失忆才能一劳永逸。
      
      但是如何合理的失忆,并且不会让人揪出任何马脚,想来想去,只有重伤,并且让人亲眼看到她“重伤”的过程,才更有说服力。
      
      更何况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受伤,不仅能消除他们的疑虑,更能刺激他们的心理,加深他们的愧疚之情。
      
      泠潋低下眼睛心道。从此之后泠潋再也不复存在,以后她就是异世的秦娇了。
      
      好在随着一天天过去,秦娇的病慢慢得到稳定,秦家人也终于慢慢放下了心。
      
      秦娇当初摔下来磕到脑袋一侧,急救时为了缝合伤口,护士就把伤口周围的头发给剃了。之前换药的时候,谁也没多加注意,想到这方面。
      
      现在要撤下纱布,不用包扎的时,就让宋玉娥几个愁坏了。依着她家娇娇爱美的性格,只怕是要有的哭了。
      
      但出乎秦家所有人意料的是,秦娇知道后不仅没有哭闹,竟还要求老太太把她头发一起给剃光了。
      
      这下可把老太太给吓坏了,外面都是将那些“犯罪分子”或者“思想罪人”给剃成“阴阳头”,虽然她心里觉得其中有些是受了极大冤屈的,但不代表她愿意自家小孙女剃个光头啊。
      
      但疼孙女的她自然是不舍得反对的,在确定小孙女是真的想剃光后,老太太还给仔细想了个办法,正好天气越来越冷,她就给娇娇织几顶好看的帽子,又暖和又漂亮。等来年天气暖和后,摘掉帽子,头发也长长了。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。
      
      其实秦娇倒没有想的太多,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脑袋后面少了一丛头发丑死了,况且这发质也是差极了,跟她以前那头乌黑顺滑的头发相比,真是丑极了,还不如全部剃掉,等以后自己调理好身体后,再长出更好的来呢。
      
      得到生命安全保障的秦娇现在最在乎的事,就是如何把这具身体变得更美,毕竟在她眼里,现在这幅身子真真是差极了。
      
      不得不说,秦娇从骨子里就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,不,是一个极度自我的妖。这可能也跟她自己修得灵识的出身有关。
      一个人修炼,一个人探索秘境,各种危险的境遇的经历,让她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对自己最为有利条件,也总能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危险与否以及他人关于自己的情绪。说到底,这也是千年来练就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,是已经印刻在灵魂上的意识。
      就这样,秦娇在她出院前终于摆脱了额头上的纱布,当然,也剃光了她的脑袋。
      
      尽管这个光头的造型很是怪异,但不得不说,没了头发后,配上秦娇精致的五官,竟让秦娇整张脸更为出挑。这是连秦卫民都没有想到的。
      
      虽然女儿要剃光头,他并没有说什么,但其实他心里只觉得女儿一时意气用事,等剪完后,必定是要闹的,但没想到结果出人意料般的好。
      
      就这样,秦娇顶着一个光头回家养伤了。虽然这颗光头被她奶的手工帽子给掩盖了。
      
      伤筋动骨一百天,更何况,秦娇是结结实实摔伤了腿。于是秦娇开始了她的养伤生活。
      
      在这期间,秦家人发现秦娇竟是什么都忘记了,犹如初生儿般一无所知。但要说是摔傻了吧,还真不是,什么都是,说一遍就会,教一次就懂,就连性格都和以前大不一样。
      
      以前的秦娇在秦家人眼里虽然是乖巧可爱的,但说实话,他们也都知道,因为从小良好的生活条件,家人的宠爱,秦娇是有点娇纵的。
      
      但现在,虽然表面上娇娇软软,但其实眼睛里全是冷冷清清。这一切的变化,秦家人也只当是她失忆后的表现,毕竟现在在她眼里,他们其实也全是“陌生人”不是吗?
      
       秦家人已经自己找好了秦娇“大变”的原因,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其实这副身子里早就换了个芯。
      
      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