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5、第5章 ...

  •   一想到嘟嘟在电话里委委屈屈的小奶音,叶梵的心瞬间化了。她一离开剧组,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家里。
      叶梵按着门口的密码,滴滴声响起,房间里面传来宝宝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“妈妈来了!”
      
      叶梵听到拖鞋踢踢踏踏的声响,门一打开,一个小胖团子就冲了过来,抱住了叶梵的大腿。
      他手举着,一直在原地蹦着。
      “耶,妈妈回家了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笑着弯下身,她把带着奶香味的宝宝一整个抱进怀里,连亲了好几下。
      “宝宝,有没有想妈妈啊?”
      
      叶铎小宝贝急了,赶紧开口:“有。”
      他生怕叶梵不相信,还比划了几下,他在空中画了好大一个圈。
      “有这么多呢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又抱着这个小胖墩,亲了好几口。每次看到嘟嘟,她都不得不日常感慨一句,这么可爱的小胖墩到底是哪里来的。
      
      叶梵抱着嘟嘟的时候,袖子滑下来一些,露出手臂上的细小的伤口。尽管伤口不深,但是横纵着好几条,看上去挺触目惊心的。
      嘟嘟一看到,立即瘪了嘴,眼泪顺着他的胖下巴流了下来:“妈妈痛,宝宝呼呼。”
      
      一旁的保姆李妈也惊呼了一下:“是不是得快点擦药啊?”
      李妈从家里回来后,发现叶梵变化很大,她不但对人温和了不少,对向来不喜的儿子也开始疼爱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李妈和叶梵相处过一段时间后,逐渐对叶梵改观,开始心疼起这个独自带着孩子的单亲母亲。
      
      叶梵原本不想让宝宝看见的,没想到出了差错。站在她面前的嘟嘟还在委屈地哭着。
      叶梵避开手上的伤口,抱起嘟嘟,她看向李妈:“李妈,麻烦你帮我把医药箱送到房间里。”
      
      李妈应了声,去客厅的抽屉里找医药箱。
      叶梵则抱着嘟嘟回了房间。
      嘟嘟小心地搂着叶梵的脖子:“妈妈,不要抱了,宝宝重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失笑,她把嘟嘟放在了地上,两人一起走去了房间。
      叶梵自己处理着伤口,虽然有些刺痛,但是她面色不改。反倒是嘟嘟如临大敌,他嘟着嘴,轻轻地吹着。
      
      叶梵看着嘟嘟垂眼看着专注的模样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,头发被她摸得凌乱了,她才停了手。
      嘟嘟一脸茫然地看向叶梵,长睫毛上挂着要掉不掉的眼泪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      
      叶梵把嘟嘟哄睡后,开始做自己的事情,她拿出手机查看今天的信息。
      翻到最新的一条的时候,叶梵皱了皱眉。
      信息上提示,她的银行卡上少了一笔钱。
      
      叶梵没想明白钱到底去了哪里,于是打开电脑查了查明细。
      她这才记起,原主每个月都会给聂微如一笔钱,她的卡设置了自动转账,一到月初,就会划出一笔钱来给聂微如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正是调换了原主和唐锦的主谋,她没把叶梵扔到孤儿院里,而是把叶梵带回了家。
      原主从小在家里就不受重视,聂微如本就不喜她,以母亲的名义对她百般指使。
      
      原主渴望亲情,一直想不通聂微如为什么会这么对待她。
      当她怀孕的时候,她根本不敢和聂微如说,怕聂微如失望。她找了个借口,离开了家里,在外面生下孩子。
      所以嘟嘟的存在始终没有被聂微如发现。
      
      不过叶梵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,她直接登录电脑,把自动转账给取消了。
      
      这时,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起,发出振动。
      叶梵担心吵醒熟睡的嘟嘟,她连忙拿起手机,走出了房间。
      
      叶梵接起手机:“喂。”
      王副导:“叶梵,有件事和你说一下。”
      叶梵安静地听着。
      
      “《潜伏上海滩》有个舞女的角色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”
      叶梵怔住:“舞女的角色?”
      王副导:“演舞女的那个人临时有事,位置刚好空了出来。”
      “导演看了你今天的戏,觉得你很合适。”
      
      今天,他在片场也看到了叶梵的认真,她只是一个替身,假以时日,凭借叶梵的美貌和努力,未必不会走得更远。
      
      叶梵沉默。
      如果是平时,她直接就拒绝了。毕竟贺寒也在剧组,她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牵扯,她就这么离开,是最好的。
      但是,叶梵一想到银行卡的存款,就犹豫了。
      
      剩下的钱已经不多了,如果她想给叶铎更好的生活,必须开始赚钱。
      叶梵偏头,看着紧闭的房门。她似乎能感觉到叶铎软绵绵的身子,在床上睡得香甜。
      
      想到叶铎,叶梵嘴角不由得弯了弯。
      她向来孤身一人,头一次心里有了牵挂。为了小叶铎,她愿意去付出和努力。
      手机那头响起王副导的话:“叶梵,你想好了吗?”
      
      叶梵开口:“我愿意演这个角色,谢谢你们给我这次机会。”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之后,叶梵就给银行打了电话,随便找了个理由把自己的信用卡注销了。
      
      因为原主的信用卡从来都不在自己的手上,一直被她的养母聂微如拿着。每个月聂微如都会刷掉很多钱,卡债都是原主来还的。
      
      不过,既然叶梵穿过来了,就不会让自己这么憋屈下去。聂微如要拿着信用卡就拿着,反正现在那就是一张废卡。
      
      没过几天,叶梵就接到了养母聂微如的电话:“我要去逛街,你过来正大商城这边。”
      没等叶梵回答,聂微如就挂掉了电话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这女人既然能做出掉包孩子这回事,使唤一下白捡的女儿对她来说,也是毫无压力的。
      每次逛街,聂微如就会让叶梵帮她拿东西,大包小包的,一点也没不心疼。
      
      叶梵冷笑一声,把手机放在一边,调了静音,反正赶时间的人又不是她。叶梵看了一会书,又整理了房间,这才慢悠悠地出门了。
      等到了正大商城的时候,聂微如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
      
      “你刚才干什么去了?明明知道我在等你,你还拖延这么久。”聂微如左等右等,还打了好几次电话,叶梵都不接。
      等到她准备回家的时候,叶梵才姗姗来迟。
      聂微如的话乍一听没什么,但是话里话外却指责叶梵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一出声,不少坐在旁边休息的人都看了过来。
      叶梵眸色微冷。
      
      在原主小的时候,聂微如就会给叶梵灌输一个观念,叶梵是她辛苦带大的,不管是什么事,叶梵都得顺着她的意。
      
      这就是所谓的亲情,原主一直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。原主还有一个妹妹叶栗,她也根本没把原主当做姐姐。
      
      原主并不理解,她和叶栗同样都是聂微如的女儿,为什么叶栗可以享受到母爱,而她却只能受到这么冷淡的态度。
      
      可惜,原主到死都不知道,她之所以会被这样对待,是因为她根本不是聂微如的亲生女儿。
      
      叶梵看着聂微如,神色十分平静。
      她不是原主,不会为这种人伤心。她会让那些伤害过原主的人,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      
      叶梵语气冷淡:“妈,我一个人要负责家里的生活费还有妹妹的学费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刚才在忙工作,你一个电话打来,让我来陪你逛街,帮你提东西,我想和你解释,你直接挂了电话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只好把工作推掉,才来了这里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本来长得就极美,此时她这么说着,只会让人觉得她受了委屈。
      再加上聂微如那咄咄逼人的样子,更是对比明显。
      
      结合叶梵的话,旁观者瞬间明白了原委,这女儿一看就是个明事理的,这妈却有点拎不清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没想到叶梵会这么回应,有些愣住。
      原本她这么说叶梵,叶梵大多数时间都会沉默,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顶嘴。
      
      周围的人都投来不善的眼神,聂微如顿时觉得有些尴尬,她找了借口开脱:“好了好了,既然来了,就快点走吧。”
      聂微如立即站起身,往服装店走去,脚步有些仓促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停下,这家店的门口立着唐锦的广告牌。
      她脚步微顿,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一会,就转开了。
      
      刚才聂微如还在气头上,但现在气却一下子消了。她的亲生女儿唐锦如今是锦衣玉食的大小姐。
      她从小被娇养着长大,进了娱乐圈后,一路顺风顺水,积攒了很高的名气。
      聂微如欣慰地笑了,她的女儿就是命好。
      
      幸好她当初做了那个大胆的决定,把唐家的独生千金和自家女儿掉包。她也不求别的什么,只要常在电视上能看到她的女儿就好了。
      
      尽管聂微如的目光只在广告牌上短暂的停留,但是叶梵依旧注意到了,叶梵眼底浮起嘲讽之色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试衣服的时候,叶梵则坐在一边的休息椅上,她没有像原主一样,围上去百般夸着聂微如,仅仅只是换来不属于她的亲情。
      店里只有导购员在一直推荐着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导购员在聂微如一进来的时候,就上下扫了一眼她的衣服。导购员认出了衣服的牌子,都是大牌。所以她脸上带着的笑意更深了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一件一件地翻着衣服,拿在镜子面前比着,觉得不错的会去试衣间换上看看。
      但是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对了,之前叶梵总会殷勤地跟在她的旁边,现在坐在那里动也不动。今天也不知道叶梵怎么了,处处和她对着干。
      
      最后,聂微如试了十几件衣服,然后挑了几件准备付钱。
      导购员很高兴,把聂微如引到收银台,看来能做一笔大生意了,她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花叶梵的钱毫不心疼,她白白养了这个便宜女儿这么多年,叶梵孝敬她是应该的。
      
      叶梵不紧不慢地站起身,走向收银台。
      聂微如一找到机会就把原主的信用卡占为己有,但是这卡现在到底能不能用,就不一定了。
      
      她突然有些期待,等会聂微如知道信用卡被停了,是什么表情。
      
      聂微如已经递过了信用卡,导购员笑着接过。
      过了几秒,导购员的脸上一下子变得难看,她努力维持着正常的神态:“女士,这张信用卡已经被停了,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别的……”
      
      聂微如脸色一沉:“怎么可能。”她从钱包里拿出其他的信用卡,当然也是用叶梵的名义办的。
      她递出几张信用卡:“这些你都试一试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站在那里看着,神色很淡。聂微如拿再多信用卡出来也没用。
      要是有张信用卡能刷出来,就算她输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