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第4章 ...

  •   叶梵来到片场,她知道今天唐锦会来拍戏,这是这一世,唐锦和叶梵的第一次见面。
      那天,她和贺寒拍戏的时候,唐锦并不在,她行程很忙,在另一个剧组。
      
      叶梵想起书里的情节,唐锦嫉妒原主的美貌,担心替身抢走她的风头,处处打压原主。后来得知原主是唐家的亲生女儿后,唐锦变本加厉地欺负原主。
      
      叶梵垂下眼,心里漫起冷意。按照书里的情节,唐锦和她是一定会对上的。如果唐锦对她出手,她不会坐以待毙。
      她坐在位置上,安静地等着。
      
      过了一会,门口响起了喧闹声,一行人走了过来。
      叶梵抬头看去,为首的是一个高挑的女人,那人白肤红唇,脸上带着墨镜。
      是唐锦。
      
      唐锦走进来,身边跟着两个助理。她慢悠悠地拿下墨镜,自带明星气场。
      唐锦能成为小花,自然是漂亮的,只不过此时她脸色带着倨傲的表情,有着高高在上的距离感。
      
      唐锦私下会显露自己的真实情绪,但是在公众面前,她会扮演好一个贴心的偶像。
      她人前笑得甜,背后就会出手整顿那些对她不利的人,毫不手软。
      
      唐锦坐在椅子上,她刚坐下,助理小严立即递了一杯水给唐锦,唐锦接过,轻轻抿了一口。
      小严提醒唐锦:“你今天要拍的是下雨戏。”
      唐锦看了一下剧本,眉头皱起:“下雨戏?”
      
      小严点头:“这场戏你要淋着雨,然后从斜坡上滑下来。”
      “这场戏我不想拍。”唐锦立即拒绝。
      这种又脏又累的戏份,她才不会拍。
      
      唐锦忽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我的替身呢?”
      小严环视了片场一圈,视线落在叶梵身上,他指了指叶梵的方向:“她叫叶梵,是你的替身演员。”
      
      唐锦循着小严指的方向看去,她眯着眼:“那个女人就是我的替身?”
      她从来不知道,她的替身竟然长得这么美。
      叶梵侧着身子,侧脸雪白美好。还没看到正脸,她已经知道,叶梵是个大美人。
      
      唐锦眸色一沉,一个替身而已,样貌竟然这么出色。她心里漫起怒气,手握紧了些。
      不过,那又怎么样。没有背景,一个新人在娱乐圈,永远也出不了头。
      唐锦笑了,她根本没把叶梵放在眼里。
      
      这时,导演走到唐锦身边,问:“今天要拍的戏清楚了吗?”
      唐锦看了小严一眼,小严说道:“导演,唐锦今天身体不舒服,今天在雨里的戏可能拍不了了。”
      
      唐锦没讲话,面容平静。圈里人都知道唐锦有背景,唐家给她提供的资源也是顶级的。
      
      导演眉头轻微拧起。
      他知道唐家势大,但是他也最看不惯那些仗着势力不努力的人。
      
      看在唐家的面子上,导演压下情绪,他没有说什么。他看向叶梵,开口:“既然这样的话,这场戏就让叶梵拍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听到这句话,她面色平静,她早就料到唐锦不会拍雨里的戏。
      
      唐锦的黑心肝隐藏得深,表面待人友善,在圈里饱受赞誉。其实她仗着自己家大财大,背地里弄倒了不少竞争对手。
      
      叶梵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      
      叶梵化了妆,换了戏服,站在灯光下。
      叶梵穿着一身旧衣,发间也没有任何装饰,却显得她清丽淡然,气质不俗。
      
      唐锦的眼底闪过一丝嫉妒。
      但她不得不承认,叶梵生得很美,即便是这样的打扮,竟然也没有压下叶梵的美貌。
      
      在场的众人看看叶梵,又看了看唐锦。
      他们心想,叶梵明明只是唐锦的替身,但唐锦站在叶梵面前,却被叶梵硬生生夺走了光环。
      
      演戏开始。
      这场戏是下雨戏,场景已经布置好了。
      
      这场戏讲的是,女主回忆自己训练时的场景,大雨中,她从斜坡上滑下来,最后拿枪指着对面的人。
      
      叶梵并不会演戏,她把自己代入到这个角色,体会角色的情绪。
      
      叶梵站在斜坡上,身子低了下来,从斜坡上滑下。
      斜坡上放着很多散落的树枝和小石头,透过衣服,都能感觉到粗粝的触感,有些发痛。
      
      然后,叶梵单腿跪在地上,双手握着枪,对准了前面的人。
      
      导演喊:“停。”
      叶梵站起身,看向导演。
      导演:“叶梵,刚才你有几个动作,不太准确。”
      导演示范了一下动作,叶梵认真地听着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唐锦倚在椅子上,眉间露出得意之色。如果她亲自拍这场戏的话,那现在遭罪的人不就成了她自己。
      她好整以暇地看着叶梵。
      
      叶梵换了衣服,被雨淋湿的衣服也被吹干。她重新站到上面,从斜坡上滑下,举枪对着前面的人。
      
      导演皱着眉:“卡。”
      叶梵看着导演。
      导演想了一会,说:“刚才你动作可以了,但是手再举高一点。”
      
      不是叶梵演的不好,只不过他要求很严格,每个细节都需要没有错处。
      “好。”叶梵没有多说。
      她虚心地听着,既然她来到了剧组,就要接受,这也是一次学习的机会。
      
      这时,一个人从门口走了进来。贺寒迈着步子,不紧不慢地走进片场。
      他随意瞥了一眼中间的叶梵,目光顿了一下。
      然后,贺寒淡淡地看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叶梵站在雨中,脊背挺直。她的五官是明艳的,此时苍白的脸上,却带着一丝倔强。
      经纪人随口提了一句:“这场戏本来是唐锦拍的,唐锦说不舒服,就让叶梵替上。”
      
      贺寒没有说话。
      
      一次又一次NG,叶梵没有丝毫不耐烦。
      叶梵站在雨里,雨丝在她的下巴缓缓滑落,衣衫也沁湿了。
      她看上去有些狼狈,但是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美貌,甚至添了几分苍白柔弱,更加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      
      贺寒眸光微动,这样努力的替身,在娱乐圈倒是不多见。
      贺寒的身子离开了椅背,他身子微微前倾,手肘搭在膝盖上,饶有兴致地继续看着。
      
      唐锦看着叶梵的脸,心里升起了嫉妒,她忽然开口:“导演,刚才叶梵那个动作,似乎拍到她的脸了?”
      
      导演看了镜头,确实是这样。发丝遮挡了叶梵的侧脸,如果不注重细节,这个镜头就可以过了。
      但是他要求很严苛,有一点不如意的地方,他都会要求重拍。
      
      导演看向叶梵,语气缓和:“叶梵,你再拍一次,争取这次一次就过。”
      
      他对叶梵这个人很满意,已经重拍了这么多次,叶梵始终态度很好,这么一个认真的人,他当然会高看几分。
      
      叶梵重新站到斜坡上,她望着前面,脑海里闪过刚才导演的话。叶梵做了动作。
      这一次,这个镜头通过了。
      
      导演舒了一口气,这场戏已经拍了很久,所幸达到了近乎完美的效果。
      他笑着说:“叶梵,辛苦你了。”
      “没事。”叶梵摇摇头。
      
      全场的人注视着叶梵,要知道能得到导演的一句肯定,是多么不容易。可是叶梵做到了,她的认真大家有目共睹。
      
      唐锦冷哼了一声。
      
      贺寒一直注意着叶梵,看到叶梵圆满完成了这场戏,他眸光微动。
      贺寒的目光落在那个纤弱笔直的背影上,眼睛微微挑起。
      
      叶梵。
      贺寒缓慢地咀嚼着这两个字,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味。
      薄唇勾起。
      
      贺寒沉吟片刻,和经纪人说了几句话。
      经纪人有些愣住,但他没有多说,去找了导演:“导演,听说这部剧里舞女的角色还没定下来?”
      
      导演点头:“演舞女的那个人临时有事不来了,一时之间也没有合适的人。”
      “那你看叶梵怎么样?”
      导演愣住,他一直把叶梵当做唐锦的替身,从没往这方面想去。但是,今天叶梵的认真让他记住了这个人。
      
      现在想来,叶梵五官明艳,却不落俗套,气质很符合这个角色。她确实是很合适的人选。
      
      导演忽然问了一句:“这是贺寒的意思?”
      “嗯。”
      导演若有所思。
      
      叶梵五官明媚,气质却清冷,刚好符合这个角色,目前他们也找不到这样的演员,倒不如让叶梵试试。
      
      叶梵拿起包,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。今天她一直在拍戏,没有给宝宝打电话,也不知道宝宝的情况怎么样了。
      
      叶梵皱眉,手肘处传来疼痛。她撩起衣袖,垂眼看去。雪白的肌肤上有很多划伤的小口子,印在上面,十分明显。
      
      是刚才拍戏的时候受伤的,刚才她一直忍着疼,现在拍完戏了,才觉得这些地方十分难受。
      
      叶梵的手机被接起,电话里响起叶铎软软糯糯的声音:“妈妈。”
      叶梵只觉得那些痛都散了,她温柔地说:“宝贝,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很乖的,只是想妈妈了。”宝宝的声音有些委屈。
      叶梵的心都被融化了:“我马上就回家哦。”
      
      叶梵离开了,不知道为什么,贺寒循着她的身影,望了过去。
      恰好看见叶梵脸上的笑意,浅浅的,十分柔和。
      
      贺寒挑眉。
      
      即便这场戏拍了这么多遍,叶梵也始终是淡然的样子。
      但此时,她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神色。
      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,出现在一个人身上。
      
      贺寒向来淡漠凉薄的心底,难得起了一丝兴趣。
      但也很快就散去了,不留一丝痕迹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